关灯
护眼
字体:

134.他是沐春,他不做选择题,他都要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从洪武十六年大明南征开始,麓川首领思伦发趁着大明和北元梁王交战, 就开始浑水摸鱼扩充地盘。当时洪武帝对云南的政策是先顾全大局, 云南的主要矛盾是大明和北元的国土之争, 少数土官不服大明的统治是次要矛盾。

    沐英狠抓主要矛盾, 一门心思打北元,云南全境平复后, 带着南征军找麓川思伦发算账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 思伦发发现沐英的南征军比以前北元的军队强悍太多, 打不过, 于是提出投降。按照洪武帝安抚为主,打击为辅的政策,沐英同意了,大明朝廷建立了麓川宣慰府, 就像奢香夫人和明德夫人的贵州宣慰府一样,是世袭自治制。

    思伦发接受了册封, 等沐英大军一走,又故技重施, 开始造反了。

    以斗争求和平, 则和平存, 以妥协求和平, 则和平亡。大明对西南土官的政策是:封官可以,搞分裂不行。

    沐英带兵来伐麓川, 思伦发打不过他, 又投降乞和。反复数次, 就像三国时的诸葛亮七擒孟获似的,大家习以为常,就像过年似的,每年都要造一次反,否者这一年好像缺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思伦发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物,他不仅仅想想要搞独立,他还往缅甸方向扩张势力,每当缅甸内乱,边关稍有稍有松懈,他也同样起兵攻打缅甸争地盘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沐春看到战报,并没有放在心上,觉得老爹是个成熟的大元帅了,这种问题他自己会解决的,千军万马都闯过来了,五百头大象战团也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何况他的任务是保护二百五十万移民的生产生活安全,他忙得没时间回京看善围姐姐。

    于是沐春没有理会,今年他计划在云南设一百个书院,用教育来推进移民和土人的融合,这六年来,他亲手安置移民,发现沟通比战争的效果更长久,但是这些都要钱,沐春绞尽脑汁写折子上书洪武帝,给皇帝画大饼,向朝廷要钱要人。

    自从当了世子,他的字都变得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第二天,他正在给要钱要人的奏折上修改润色时,时千户又拿来急报,“世子!昆明告急!”

    “别吓唬人,我爹不是一般人,他——”沐春懒懒的打开战报,蓦地坐直了,目光一凛,“集结军队,把能带的武器,尤其是火器都拿上,即刻出兵。”

    时千户心道大事不好,遂问:“思伦发这是得了天兵天将吗?逼得国公爷接连两日发救急军报。”

    沐春说道:“不晓得,但是我爹受伤了,看起来伤势还不轻。”

    时千户有些不相信,黔国公这个人最好面子了,绝对不会再长子面前说自己受伤,需要长子去救援。就凭他们恶劣的父子关系,黔国公就是战死,也不会服软的。

    沐春看穿了手下所想,说道:“他在信中只是说这次思伦发的大象战团很难攻克,我军伤亡惨重,但是他的字迹软弱无力,最近几年他又没有纳新的小妾进门……应该是受了重伤。”

    时千户说道:“看来世子还是挺关心国公爷的,一看字迹便知国公爷近况。”

    呲!沐春歪了歪唇角,发出不屑之声,“他这个人命大,死不了,我只是担心主帅受伤,敌军声势浩大,万一顶不住了,大后方二百五十万移民丧生在大象的肉柱子脚下,我六年心血不就白费了?我还指望用这个功劳赚老婆本呢。”

    沐英沐春父子形同死敌,但是唇亡齿寒,必要的时候还需放下隔阂,并肩战斗,先解决主要矛盾,再关起门来内讧也不迟。

    六年前,沐春对胡善围许下不负国家不负卿的诺言。沐春不是王宁,必须在事业和爱人之间做非此即彼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是沐春,他不做选择题,他都要。

    从十七岁江西剿匪打响人生中的第一战,到十八岁参加北伐,到现在安顿二百五十万移民,每一件大事,他都要赢。

    沐春带着手下精锐出发了,一辆辆马车装着佛郎机大炮、还有南京火/药厂给神机营新研发的火绳枪等等装备。云南多大象,尤其是专门用来作战的战象,皮厚肉粗如一副天然盔甲,冷兵器给战象造成不了大的危险,除非射中眼睛。

    对付战象,火器是最管用的。

    沐春日夜兼程,去西南前线支援亲爹,此时思伦发的大象战团已经攻下三城了,沐英连连后退,一直退到河东扎营。

    西南温暖,初春兖州还在下雪,这里已经百花齐放了,只是战争中,鲜花的香气也掩盖不了血腥气,隔着宽广的河流,都能听见对岸战象的嘶吼声,仿佛远古巨兽。

    呜——欧!

    大明军队连连折在大象的柱子腿和獠牙下,听到接连不断的大象叫声,心下惶惶,军心不振。

    沐春走进军营时,听见有伤兵议论:“大象会游泳,背上还能乘坐四五个军人,简直就是一艘小战船,沐小将军已经传令,时刻留意对岸敌营动静,敌人随时可能渡河攻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防?咱们死伤过半,人困马乏了。他们五百头大象渡河,估摸能够阻隔河水,我们用什么拦?大象一脚踏过来,能够一个大活人踩成肉酱。”

    沐春听了,心里不是滋味,时百户正要呵斥这两个伤兵,被他阻止了,说道:“人家说的都是事

    实,打仗是为了赢,又不是白白送死,如今这个局面,严防死守是下策,我爹真是老了。”

    时千户难得为沐英说句话,“也没有其他法子,这条河好歹是个天然屏障,如果继续撤退,后方就是昆明城了。大象的大粗腿一脚就能把城门踹开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呜——欧!

    正在对岸用长鼻子饮水的大象战团应景的吼起来了,还故意吸水,用鼻孔互相喷洒,像是一道道瀑布。

    沐春停住脚步,看着难得的一根根象鼻鼻孔朝天喷水柱的奇观,“有趣。”

    大明军队只觉得恐惧,哪里好笑了!你是没有见识到大象战团的恐惧!

    有胆子小的干脆扯出军衣里的棉花,堵住了耳朵,不想听见大象的死亡嚎叫。

    刚刚把棉花团塞进去,就被沐春给揪了出来,“这是对方故意纵象群嘶叫,以压制我军士气,就像项羽被汉军所围,刘邦命军士唱起了楚歌一样,只是把楚歌换成了大象的叫声,你们不要中计,起来,我来叫你们唱歌反击,不蒸馒头争口气。”

    时千户忙道:“世子,万万不可啊!大战即将来临,岂可唱那些……靡靡之音。”

    时千户以为沐春要重操旧业,干起了用吴中艳曲鼓舞士气的勾当。

    沐春摆摆手,”怎么可能,以前我只是个小千户,管着你们这些土匪和纨绔,当然要唱那些低俗的,否则你们都听不进去。现在我是黔国公世子,管着二百五十万移民,当然要庄重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唱军歌,你们多少都会一点。大家一起唱,声音绝对能盖过那些大象。”

    沐春跳到高台上,清了清嗓子,唱道:“披铁甲兮,挎长刀。与子征战兮,路漫长。同敌忾兮,共死生。与子征战兮,心不怠。踏燕然兮,逐思伦发。与子征战兮,歌无畏。”

    其实原来的歌词是“踏燕然兮,逐胡儿”,沐春故意改成了叛军领袖思伦发。

    歌词简单,旋律雄浑优美,一人从之,百人和之,千人随之,万人同歌。

    看着士气渐长,军歌声压住了对岸有组织无纪律的象群,沐春这才悄悄从高台下去,去了主帅营帐。

    迎面走来一人,步履如风,沐春赶紧侧身让步,低头叫道:“爹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在他面前停住,说道:“大哥,你认错人了,我是沐晟。”

    沐春一抬头,是二弟沐晟,一张和父亲酷似的脸,连身板都一样,还胡子拉碴的,难怪会认错,这哪是父子,简直就是双胞胎。

    沐春脸皮厚,不以为意,问:“爹呢?在卧床休息?”

    沐晟一愣,“爹从来不在白天睡觉,我在前线压阵,他去后方探地形去了,看何处适合困住象群,正面冲击我们根本打不过思伦发,得利用地形的优势。大哥,外头的军歌一响,我就猜出是大哥来了,大哥用兵不拘一格,父亲时常说大哥是难得天生将才,无师自通。”

    当着大哥的面,沐晟没有把话说全,父亲还说“你大哥就是脾气太古怪了,,若不好好雕琢,难成大器。”

    看弟弟沐晟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