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72.全世界都宠你(十五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在这之前, 系统有过很多的设想, 关于这一夜究竟该如何发展。

    然而真实发生的一切, 显然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好吧,是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第二天寇老干部问他计划实施的如何, 直到问了三四遍, 才听到了个弱弱的声音:【......我以为, 马赛克一直很慢。】

    打字也好,说话也好, 反应也好,都像是比平常人要慢一点。

    寇秋:【所以?】

    系统瘪了瘪嘴,声音满含委屈:【但我昨天才意识到......我恐怕一直都想错了......】

    并不慢好吗!

    快的简直要摩擦起电了!!

    旁人根本没有办法理解,他觉得自己的数据库都要烧起来,被撑爆掉。可当他含着眼泪提出来时,马赛克不仅没有停,甚至还入侵的更猛烈了!

    系统控诉:【我怀疑他实际上是病毒!】

    不然怎么解释破坏力这么强悍?

    寇秋:【......】

    【无论如何,】系统气呼呼表示,【这和我计划的不一样。我想去投奔你,直到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——阿爸, 你会收留你的小可爱吗?】

    寇秋:【......】

    他只好说:【来吧。】

    系统登时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【他现在出去买药了,我也不收拾东西了, 马上走!】

    熊伟带上身份证, 立马风尘仆仆奔去了车站, 坐了最近的一趟火车赶到了寇秋家。他把箱子往地上一放, 说:“我现在才感觉到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寇秋失笑, 给他倒了杯热可可。系统崽子在沙发上坐的笔直,提要求:“阿爸,我还想要个垫子。”

    寇秋立马心领神会,递过来了个厚厚的圆垫,瞧着自家崽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小心翼翼把垫子塞在了屁股底下,调整了下坐姿。

    寇老干部有点儿担心,“你火车怎么坐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坐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熊伟的脸色就变了。他双手捧着马克杯,愤愤道:“我一直动来动去的,隔壁乘客还以为我怎么了呢,给我塞了张他们那儿的肛-肠医院的广告!”

    他没得痔-疮!!

    寇秋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显然过的很好,面颊丰润,又因为脸是童颜,瞧着清秀,生的白,怎么看,怎么像是二十七八的模样。走在路上,谁也猜不到这个人如今已经年近四十。

    系统喝了口,又问:“我爸夫呢?”

    寇秋说:“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,“很快就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系统于是安静地坐着等待,过了会儿,果然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。男人着了深色的羊毛大衣,大衣很长,轻而易举显现出他优越的长腿。他没对系统的到来表示惊讶,只揽过寇秋,在他的唇上印了印,嗓音低沉。

    “秋秋。”

    系统坐直了身,等待着自己的那份。

    可霍起只是伸手,拍了拍他的头。

    少年的神色明显有点失望,过了一会儿,却又重新振奋起来,蹬蹬蹬跑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干了什么?”霍起低声问,把人拉坐在自己的膝盖上,手护着身上这人的脊背,“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寇秋脸上略略有些薄红,低声说:“霍叔......我们都多大了。”怎么还把人当孩子哄?

    霍起眼睛像是深潭,又亲了亲他。

    “在我眼里,就是孩子,”男人说,抵着他的额头,“永远也长不大,只是这样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抱着怀里的人,不知为何,寇秋却觉得男人神色里藏了忧郁。

    他拽着男人衣襟,说:“霍叔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寇秋把他拉的近了些,隐隐有些担心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霍起读懂了。他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发誓,一定会让你好好的。

    这一夜,系统赖到了他阿爸和爸夫的床上睡。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,灯光昏黄,系统缩在中间,听着右边的寇秋低声给他念故事。

    讲的仍然是熊出没,熊和他的小伙伴们齐心协力,终于保护住了自己的家园。寇秋把几个动画角色的声音模仿的惟妙惟肖,逗得系统一个劲儿直咯咯地笑,仰头望着寇秋,里头全是掩饰不住的安心。

    “阿爸学熊二的口音学的特别像!”

    寇秋把书合起来,笑眯眯,“是吧?”

    他替系统拉了拉被子。

    “晚安,阿崽。”

    系统缩进去,打了个哈欠,声音也慢慢含糊起来。

    “......晚安,阿爸,爸夫。”

    这世界的灯一盏盏灭了下去,所有的人逐渐都陷入了安眠。霍起却没睡,他仍旧睁着眼,侧着身,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另一侧睡着的爱人。

    他的喉头忽然涌上了一阵腥甜。

    霍起悄无声息起了身,没有惊动任何人,径直去了洗手间。他张开嘴,吐出来的全是暗红色的血块,一大块一大块,触目惊心地铺在洗手池里,被打开的水流打着旋儿冲下去。

    他在这个世界的能量,已经到了极限了。

    冒险回溯时光的那一回提前用尽了他的力气,霍起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伸手抹了把镜面上雾蒙蒙的水珠。男人的唇角仍然沾着血迹,被霍起拿着纸巾,一点点认真地擦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他并不觉得后悔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着寇秋受苦太久了。什么规则......去他妈的规则,哪怕是一丝一毫额外的苦,那也不是他的秋秋应当承受的。

    但世间的所有,最终都需要代价。

    霍起的代价,也该到来了。

    男人站在卫生间好一会儿,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干净,没留下一点痕迹。他再走出门时,已然看不出任何生病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上床时,躺在床侧的寇秋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翻了个身,低声呢喃:“......霍叔?”

    男人顿了顿,随即,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。颤动的眼睫抵着霍起的掌心,脆弱的很,仿佛一折就能断裂的翅膀。

    “......嗯。”

    霍起说,声音很轻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——我在。

    男人第二天仍旧出了门。他去见了自己的同伴,同伴在听到他器官衰竭的消息时,并不惊讶,“你已经违反规则太久了。主神给了你一次机会,可你却逆转了时间......这太荒唐,也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霍起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。他说:“你不能让我再看着他受伤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“但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有但。”

    男人截断了他的话,掐灭了香烟,燃烧过后的烟灰掉落在缸里,仿佛仍然是烫的。

    霍起的眼睛里带了狠意。

    “他必须幸福。”

    同伴静静地看了他半晌,也不再劝,只道:“所以,你要加快速度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与主神谈判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霍起说,眼眸沉沉,不知想到了什么,紧蹙着眉心,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“但我必须去做。”

    他在之后的日子里出门更频繁,寇秋听说是公司经营状况出了问题,也不觉得奇怪,只是隐隐有些担心。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躺在男人的胸膛上,轻声问:“霍叔,你没有再瞒着我什么吧?”

    霍起的胸膛缓慢地上下起伏着。

    “秋秋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所有。”寇老干部翻身坐起来,神色认真,“我希望你能说出来,无论是什么,我们都应该一同面对。”

    男人把他重新抱回来,低声笑了,却并没说话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当寇秋的意识都开始朦朦胧胧时,他才在恍惚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“秋秋,要是我没办法陪你终老了呢?”

    男人的手抚摸在他的脸颊上,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会不会想我?”

    寇秋想说,说什么傻话。但他的眼皮一下比一下沉重,像是磁铁,最终牢牢地贴合在了一处。他几乎是瞬间陷入了沉沉的睡眠,醒来之后,这一句话,已经被从脑海里彻底抹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马赛克没两天就登门拜访了。

    小伙子很懂事,上门时手里头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,从极品燕窝到上好的红酒应有尽有,一副拜见丈母娘的架势,“统统,他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开门的寇秋侧身让自己的儿婿进去,问:“这么快就找来啦?”

    他记得这是霍起新买的房子,马赛克不应该知道啊。

    马赛克拎着东西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”他解释,“统统之前用我的淘宝账号买了东西,他出走后......改了我账号的默认地址。”

    寇老干部:“......”

    明白了,科技的力量!

    创新果然是进步发展的源泉啊!

    “就在里头那间卧室,”寇秋也没心思棒打鸳鸯,给他指了指,“只是,阿崽好像还在生气。你哄哄,好好哄哄。”

    马赛克应了声,倒是胸有成竹,把东西往地下一搁,就开始敲那扇卧室门。

    “统统?”

    里头的系统气呼呼提高了声音:“里面没人!”

    马赛克压低了声音,满含温柔。

    “......统统。”

    他说,“你看,我的掌心里有一捧土。”

    系统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问问,里面的小可爱,”马赛克唇角含着笑,“或者你愿意,把自己种到我的手心里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寇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立马快步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现在的小年青讲起情话来都是这么腻人的吗?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身为纯洁正直的社会主义接班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