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67.全世界都宠你(十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此为防盗章

    【啊......】他把红艳艳的参考书书皮齐刷刷摆在书桌上,把头埋进去, 满足地叹了口气, 【真幸福。】

    身后的杜和泽打量着这屋子,神情活像是被雷劈过了。

    系统说:【我觉得他想张嘴骂-娘。】

    【为什么?】寇秋不解, 【因为我打算把有限的一生,投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?】

    系统:【......因为你把这句话直接制成横幅挂墙上了。】

    杜和泽瞪着这横幅,脸上颜色鲜艳的像是打翻了调色盘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 像是想说些什么,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,神情恍惚地抬起腿下楼——寇秋听到哐当一声响, 想必是对方受刺激太大脚下不稳,一下子摔了。

    对此, 寇秋的评价是:【年轻人,禁不住事。】

    系统说:【你这身体才二十。】

    寇秋眼神深远:【可是我站在马克思、恩格斯和列宁的肩头上, 他们中间最老的一个算起来已经二百了。】

    系统:【......】

    这天聊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令寇秋满意的是,夏新霁倒是没有露出什么吃惊的表情。相反, 少年打量着他这个充满红色光芒的屋子,反倒抬起头来,冲着他微微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哥哥很喜欢这些?”

    声音也是低沉柔和的, 寇秋感觉自己又被糖衣炮弹击中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颗名叫“哥哥”的炮弹,比刚刚那颗“哥”的炮弹还要甜, 甜双倍, 甜的他像是整个人跳进了蜜里。

    “是啊, ”他说, “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夏新霁轻声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有眼光,寇秋对他的好感值顿时又上升了一点。

    夏老爷子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回了家。他看见已经住进来的夏新霁,并没多说什么,甚至连正眼也没给对方一个,只淡淡问了一句“来了?”便嘱咐了寇秋两句公司事宜,洗漱去休息了。夏新霁对这样的态度也没显得意外,乖顺地看着寇秋,“哥哥,那我也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寇秋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瞧着对方出房门右拐,突然间皱起眉,又把夏新霁喊住了,“你在哪里休息?”

    少年指了指二楼最里面的那间房间。

    那个房间在犄角处,房间小不说,外头还恰巧有棵长的极茂盛的大树遮住了窗,基本上透不进什么阳光来,阴冷得很。寇秋没想到居然把原本就身体羸弱的少年安排到这种地方,心里头也生出点不悦来,对这群看菜下碟的佣人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这可是祖国新鲜的花骨朵儿!

    怎么能连点阳光都不让晒!!!

    他说:“你先过来。”

    少年迟疑了下,乖乖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寇秋喊来了王妈,直接问:“我旁边房间有用吗?”

    王妈一愣,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了下。

    寇秋:“嗯?”

    “没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就现在,”寇秋把少年拉进自己屋子,不容置疑,“去收拾收拾,小霁以后就住我隔壁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顿了顿,含了点警告的意味:“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王妈竟被这目光刺的心惊肉跳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大灯被勤俭节约的寇老干部关了,只剩下一盏昏黄的床头灯。夏新霁望着寇秋展开被子,不期然目光撞进了对方的眼底,那眼神里头一片清澈坦荡,半点他常见的杂念都没有:“认床吗?”

    夏新霁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认就好,”寇秋说,见王妈已经收拾完了,便把小孩送到隔壁去,“早点睡,晚安。”

    夏新霁望着他,眼睛眨也不眨,半晌后才蓦地弯了眼眸。

    “哥,”他说这个字时,像是含了莫名的缱绻意味,在唇舌间轻柔地转了一圈吐出来,“你也晚安。”

    门被轻声关上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进入夏家的第一夜,夏新霁梦到了点不太想梦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梦到了那个所谓的母亲。

    人都是有野心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女人的野心,再明确不过了——她织了张甜蜜的网,妄图将当时已有家室的夏家少爷牢牢地圈进这网里来,直接借着这一步登天——只可惜夏新霁的这位父亲自己才是那个织网的蜘蛛,外头的人数也数不清,又怎么可能在乎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外室。

    夏新霁至今仍记得她带着自己苦苦守在夏家大门口时的模样,那个冬天真是冷极了,雪花在他肩膀上落了薄薄一层,刺的他脖子冰凉一片,他穿着单薄的衣裳,整个人都在死命颤抖。可走出来的男人连个正眼也没有给,只是厌烦地扭过头去叮嘱管家:“赶紧弄走,待会儿爸看见又要啰嗦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感觉着女人把他的手越捏越紧,几乎要揉进骨头里。

    梦哗啦一声碎了个七零八落,身旁还多了一个拖油瓶。从那之后,女人一天比一天喝的更醉醺醺,家中的酒瓶摆满了地板,夏新霁望着她,心中已经有了种奇异的直觉。

    果然,在一个同样的寒冬里,醉了的她一头栽进了垃圾堆,再也没能站起来。

    夏新霁猛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入目仍旧是浓烈的黑暗,他缓缓弓起了腰,觉出肠胃处一下又一下冰冷的绞痛。

    ......真疼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样的疼,代表着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,不声不响地忍耐着,只有在控制不住痛感时才会勉强在床上翻两个身。阖着的眼睛突然感受到温暖的光源时,夏新霁整个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,怔怔地睁开眼,却看见寇秋顶着一头睡得有点乱的头发打着哈欠站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”寇秋勉强睁开惺忪的眼望向他,问,“不舒服?”

    夏新霁有点愣神。

    也许是所有的防备在这样的黑夜里都被瓦解的一干二净,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哥哥是怎么发现的,只能睁着眼睛愣愣地凝视着这人。寇秋看了他一会儿,忽然倾下身来,沐浴乳清新的香气一丝一丝钻进夏新霁的心里,带着点香甜的后调,橙花的香气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闭上了眼,说不出是什么缘故,竟然有些莫名的、说不出缘故的期待。

    寇秋的手覆在他的额头上,很暖的触感。

    “出了这么多汗......”可惜这样的触感并未维持多久,寇秋收回手,望着他,“小霁,你是不是胃疼?”

    床上的少年沉默地注视着他,半晌后,极缓慢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样一副病美人的身躯的确是能激起人无限怜爱的,寇秋瞧着他苍白的没一点血色的脸,不由得拿手轻轻拂开了他脸颊旁的乱发,心软的一塌糊涂,声音也温柔了些。

    虽然成年了,可到底还是个孩子呢,他暗暗地叹道,又对那连孩子都不放过的渣男升起了几分反感。

    “吃点药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夏新霁动了动嘴唇,低声道:“可这么晚了,恐怕麻烦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”寇秋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哥知道药在哪儿,我去给你拿,你先乖乖躺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掖了被角,悄悄去客厅的柜子里翻出了医药箱,又回到夏新霁房间里就着灯光仔细检查生产日期和服用剂量。暖融融的水杯被放在手心里,少年靠着床头坐着,瞧着他的脸被灯光映出暖黄的光晕,连细小的绒毛都柔呼呼的在光里颤着。

    “吃三片,”寇秋把药片放进他手里,叮嘱道,“这药苦,你可别用舌头去舔,啊?”

    少年睫毛颤了颤,忽然说:“哥,我不会吃药片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寇秋愣了下,随即反应过来,这个世界上的确是有人无论如何也学不会吃药片的。他迟疑了下,提议:“要不我先碾碎了,你再就着水喝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在他提出这个建议后,他竟然从这小孩的脸上看出一种浓厚的失望来,就像是在期盼着别的什么发展似的。不过这情绪一闪而过,夏新霁很快重新调整了表情,乖巧地点头。

    胃里的痛楚慢慢被安抚下来,寇秋也站起身。他的神色里含着令夏新霁心神都为之颤动的温柔,又摸了摸少年的头。

    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轻飘飘的两个字,里头却像是含了魔力。夏新霁的头沾到枕头,这一次,没有梦,没有那张脸,也没有垃圾堆旁腥臭肮脏的死亡——他直接一觉睡到了大天亮,睡得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系统许久之后才回答:【.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