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九十六章 朝事(大结局十四更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虽然萧枕和孙巧颜说晚上蹭过晚饭再走,但凌画还是坐着陪着二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,在宴轻沐浴出来作陪后,她才去沐浴了。

    萧枕上下打量宴轻,对他道歉,“是朕以前眼拙,有眼不识宴小侯爷的本事,多有得罪,在这里给你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宴轻挑眉,“陛下这话说的,倒是真让我诚惶诚恐。”

    萧枕笑,“你会恐?”

    “会啊。”宴轻当着孙巧颜的面,自然不会拆萧枕的台。

    他记得清楚,当初萧枕大半夜的来敲他端敬候府的门,后来又在大街上拦着他放话,那时他可不真是有点儿恐吗?生怕被他一闹,让凌画自此离他远了,那他还真怕是要使出手段靠近她,她那么聪明,没准一个不小心就被她早早发现他的秘密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凌画能制住他,虽然不知道凌画是怎么跟他说的,他后来再没到他跟前威胁他,也没敢为难他,这也让他偷偷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今他有了孙巧颜,这简直再好不过了,他终于不会再惦记着他媳妇儿了。

    萧枕手指弹了弹茶杯,飘在上面的茶叶缓缓沉下去,“小侯爷是最犯不着诚惶诚恐的人,就凭她扶持我十年,只要你一直对她好,不让她难过,不会对不住她,朕在位一日,都不会与你太过为难。”

    宴轻觉得得他这么一句话真心挺难得的,毕竟萧枕素来不待见他,哪怕今时不同往日,他要用他,但也不见得多待见他,当然,他也不太待见他。

    不过谁让他是皇帝呢。

    宴轻扬眉道谢,“那我就先谢过陛下了,原来我是沾了夫人的光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的。”萧枕不客气地说:“你大概心里总以为她对朕太好,让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?但你可得想想,你武功高绝的事儿,她可是丝毫没跟朕透露,朕与她十多年的交情,你才认识她几日?她能瞒着朕如此保护你,你就知足吧!”

    宴轻自然是知足的,凌画对他的确是好,她为了萧枕差点儿推迟大婚,他心里不舒服她两个月音讯全无,放狠话说她不回京就不大婚了,她扔下萧枕匆匆赶回京与他完婚,那一刻,他又心疼的不行,想着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,但哪怕心里清楚不该,但一年来还是忍不住非要跟萧枕在她心里争个高下。如今萧枕即位,他这个高下争出来了,自然要对她好。

    他点头,“陛下放心,我又不傻。”

    萧枕心想,你当然不傻,你不止不傻,你还精明的过了头呢,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做的那些事儿,就算凌画不说,他也能猜出个几分,不过如今也无需掰扯那些了。

    凌画沐浴出来后,见他们言谈甚欢,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因几个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