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零六章 淞王的未奏先决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>
    淞王因手下用银子处太多了,总数就是那些,厚此薄彼也是无奈之举,能坑到边家的时候,他是绝不会手软的。

    因而李之很快通过边炯的不忿,察觉到此种关键,才会明确表达出自己的意愿。

    眼见得二人极短时间内就形成同盟,淞王顿感一时头大,却万万不会放弃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很明显难得有民间资金这么主动参与到河道建设中来,在任何一任朝廷来说,若取得成功,都是件利国利民的丰功伟绩。

    更难得的是,官府在其中的付出仅是原本计划中的一半,即使国库再是紧张,也绝不肯放过这个良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此个项目的通过机会极大,且在如今这种诡异的局势之下,各个派系都有可能临时联合起来,就为了在可能改朝换代之前,为自己捞一份功绩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个年代,真心做事之人还是很多的,一心为皇上效力,来换取信任的思想还占主流。

    因而不需淞王开口,李楷王已在急匆匆阻止道:

    “李先生,宝昌,此事要从长计议,其实我们在场人都说了不算,不妨奏报与皇上,由圣意来做最终决断!”

    即使目前的是傀儡皇帝,正常流程是不能逾越的,尽管明知奏折还是会落在太后的手中。

    事关大几万两的重大工程,更需要这位太上皇一般地人物来定夺。

    李之与边炯视线频频交流,此刻两个人的心思是一样的,这么大一笔支出,又是可能要几年才可完工的紧要工程,一旦呈奏上去,关乎于自家利益的条件提出,就会面临重重压力。

    于是下一刻二人同时纷纷摇头,由李之首先讲出来理由:

    “我们双方还没拿出个具体计划,更没有朝廷相关工程的丝毫保障前提,我不认为此时奏报会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边炯也是紧接着开口:“至少三万两银子的支出,纵是不需要头一年凑齐,也是个天大压力,此事慎重为先,不宜过早轻下结论!”

    事实上其他人均知他们两人的内心顾虑,尤其是建成王,对于淞王的近乎无廉耻地大唱高调,产生了一脸无奈:

    “淞王,我知你手边工程众多,更是早有先后,再有如此重大工程立项,会有导致国库亏空之危。但总不能因此而令此事半途夭折,有时候实际困难与高调颂扬无一点搭接,毕竟来自于民间的银子,更首先看重朝廷的公信力。如你这般仅一点征兆现出,就给人套上什么利国利民的偌大顶戴,只会把民间积极性吓跑了!”

    他与淞王私人交情是不浅,能做到目前职位者,又有哪个不是头脑精明之辈,当然借由裙带关系上位的,如暴发户一般地武家某些人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经由高宗而并非当时的武后一手提拔之人,更是一心为公的佼佼者,遇到重大事宜,私人情分是会自动跌落至第二位的。

    淞王又哪里不知自己的确有些操之过急了,相对而言,资格更老的李楷王思虑得就更全面些。

    他针对淞王提出质疑在先,面对这般重大事宜,更是嘴不饶人:

    “八王说的是,一王的未奏先决可是极大不妥,况且如此浩大工程,也就注定了工期的延长,所耗银两决不能与一次性调集相提并论。此事完全可以以谏议的方式奏报上去,而不是在群策群力之前你的自行决断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尽管舒缓,话意里却是充满了批评,直教淞王额头生汗。

    而且此时的指责中另有深意,一旦类似言论传递到太后那里去,不管后果是大是小,一个言辞过失罪责是避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李楷王选择在此时讲出来,或许不怎么中听,也总比反馈到太后那里的影响要小太多。

    即使淞王的出发点,出于朝廷的根本利益角度,但因此而导致的民间资本推出的罪过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于是淞王第一时间对李之与边炯提出歉意:“是我考虑不周在先,险些打击了二位的积极性,在这里给二位陪个不是!”

    随着他一口闷掉杯中酒,李之呵呵乐道:

    “事关公事,却是由私人掏银子,尤其是这笔数目很有可能很是惊人,淞王大人的那套官方说辞可就显得很没诚意了。往少了说,一条远洋货轮成本价就在一万三千两到五千两之间,二百六十余里河道开凿的大体费用在两万两左右,他边家一年的收益又能有多少?再像之前那样,找个名头,把那十里拓宽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