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九百九十七章 指点明路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身上看出一部分当年自己的影子!事实上也正是如此,但也称不上多么异类,因为首位女皇的出现,当时的女权当道思想已经蔚然成风。”

    对于李之的解释,太平依旧深有体会,便是此时的后宫内,也早已出现了类似状况。

    至于她自己,即使目前还未有多深刻的参政意识,但对于本人以及后代儿女皇室身份的看重,较之自由身更为在意,已是明证。

    而李之所言母亲对她的喜爱原因,并不是个人猜断,而是武则天自己尝尝挂在嘴边的“类己”。

    因而无论史书还是名人评断,皆谓之以小时候骄横放纵,长大后凶狠毒辣,野心勃勃。

    觊觎着高高在上的皇位,梦想像她母亲一样登上御座,君临天下。

    真实状况是这个评价实在是太主观了,尤其是心狠手辣、动辄取人性命一事,太平公主算是入门级的,与那些精通级的人物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况且太平公主其实一直是内心偏向与李家的,这点从其帮忙灭二张就可以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她后来的争夺权力,最主要出发点并不是皇权争夺,而是因惧怕当时太子李隆基的英明威武,令自己权倾朝野的显赫位子被过早剥夺。

    所以说她最大的错误,是想要改立一位昏庸懦弱的人作太子,以便使她能长期保住现有的权势地位。

    不需太平再有相询,李之就将这些婉转地道出口。

    极其聪明的她,结合之前二人商议,很快就总结出自己的今后依托:

    “所以,哥哥要我在皇兄陛下三子身上自小就下些功夫,并从此跟住这条唯一的正确路线?”

    “嗯,这条路听上去简单,但其中过程历经数次太子册立的更迭,均在各种各样宫内局势迷障下幻惑众生,需得极深厚、几如固执地信念坚守,不然很容易被当时的实际状况所诱导!”

    “目前根据哥哥的吩咐,这种姑侄关系算是初步建立了,在你们离开后的数月里,我就携着淳儿从东诸山搬往了兴庆宫,与那对母子认真相处了一段时间!垂耳的那位年长两岁的表兄,此时虽然年纪不大,对淳儿果然爱护有加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!接下来还会有一次关系就此夯实的绝佳机会,同样也是一次解救两条无辜性命的大善之举,只要我们一直严密看护,不需等到十几年后,你就会是此时皇上一家的最大功臣!”

    这个绝佳机会,指的是后来的武则天宠婢韦团儿,因引诱李旦被拒,怀恨报复,诬告皇嗣妃刘氏、德妃窦氏每夜用巫蛊之术对天咒诅武则天。

    武则天于是命人将二人杀死在嘉豫殿中,葬处无人所知。

    当时可怜的李旦一句不敢多言,只能背地落泪。

    后来睿宗李旦复位,曾下令将刘妃和窦妃两人失踪的嘉豫殿全部挖掘一遍,始终未能发现两位妃子的遗体或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其中的窦妃就是李隆基的亲生母亲,若是将此事明白告知,并因此有所提防,自然李旦一家只会更念太平的好处。

    那时候李旦已被降为皇嗣,刘妃即为此时的肃明皇后。

    当然这种事并不能早下手解决掉韦团儿,而是等一切即将发生时找人替换,正如之前解救裴炎之法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,如此不仅能取得李旦一家人的彻底信服,还能免遭武氏的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直到李旦再一次继位皇权,有此窦、刘二人再行现出,太平的功劳只会被后来的玄宗李隆基感戴终生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始作俑者韦团儿,仅是个小人物,关于她的归处甚至未有任何史册提及,在李之看来,不是被武氏早早地灭了口,就是被李旦秘密的处死。

    即使之后依旧存活,避过了那阵风,设法除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前提,需全部建立在两位妃子确实经历过暗杀之后,不然难以证实确有此事发生,李隆基也体会不到这份恩情的更深刻理解。

    听过李之这番细细讲述,太平公主眼中的崇拜之意更浓,竟是一时间内心又起情愫,引诱他再行风雨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天黑后李之才返回忠义王府,随同他一起来到的,还有一直等在正清文绮堂的建成王一行。

    其他人只是随从,送其到达后便随即离开,洛阳也有皇赐建成王府,距离李之的官邸不过两条街面。

    建成王这个时候来此,就有今晚在此留宿的打算,李之一行人中,老明王、江陇等几位老人家与之均为老相识。

    一众人等在院子里摆上茶具,便是好一通地热闹,不见此人提及政事,李之也乐于轻松自在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