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61江南岂能有两个太阳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,最快更新穿越时空的霸业最新章节!

    161

    叶剑问:“不就是在城砖上刻了钱三万的名字吗?这是吴王殿下准许的,也防备以次充好,日后便于查处。”

    “写上名字无妨,你看看他怎么写的?”刘守仁指着一块虎头砖说。

    叶剑细看,砖上写着:吴元年,钱三万为国捐助监筑墙。下面的小字才是出砖的州县名及窑工名字。叶剑承认钱三万犯忌,这口气太大,有贪天之功据为己有之嫌。

    刘守仁说,在别人看来,倒也不会大惊小怪,人家掏自己腰包为公家修城墙,刻上个名字,想千古流芳,这没什么不好的。他用头点了点已走在前面的顽兵说:“他是最恨为富不仁的,抓来钱三万,殿下是想出气,这钱三万不识相,迟早掉脑袋。”

    在太平门城楼上,侍从们为顽兵备了石桌石凳,云奇早叫人摆好了茶。

    顽兵说正好口渴了,要坐下喝碗茶。刘守仁与叶剑坐在他左右,几个人边喝茶边看风景。

    这是金陵北门,附近的城垣正好跨过富贵山与钟山之间的山脊,形势险要。

    刘守仁说,这里俗称龙脖子,城墙跨过富贵山、钟山山脊,是攻守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顽兵说:“高筑墙,广积粮,我都办到了,可筑墙积粮不是等着挨打的吧?”

    刘守仁笑了:“明公有心收拾鲁王朱以海了吧?也确实到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顽兵点点头,现在是到了收拾朱以海的时候了,

    顽建忠率胡一刀、夏侯霸攻克绍兴击毙满清的靖南王耿仲明、耿精忠父子,然后又大战义乌,打败了鲁王朱以海的部将王之仁,浙东暂时相安无事。顽兵觉得天下很有意思!顽兵在春秋战国时的吴国(江东、江西、江南地区)称吴王,朱以海却在江苏和浙江部分地区自称鲁王,这等于江南的天上出了两个太阳。

    刘守仁认为朱以海还不如多尔滚有操守,一会儿写信来安抚我们,一会儿又派他弟弟去找南明的永历帝请封,想封个真正的王爷名号,结果永历帝不给,朱以海只好自封。

    顽兵纵观天下,河北有清朝莽古尔泰的兵,河南有济尔哈郎之旅,内部争权,难有作为;四川有豪格、尼堪的兵,云南有吴三桂的关宁铁骑,关中代善、阿敏的队伍处在大山闭塞之地,江南富裕之地被我们占领,所以清军缺粮响又惧怕我们的新式火器,对我们构不成威胁。现在惟一必须荡平的劲敌就是鲁王朱以海了,消灭了他,天下就有了一半,顽问刘守仁、叶剑怎么看?

    刘守仁道:“殿下已了如指掌,还要我们说什么?我意倾举国之兵,一举歼灭朱以海。游效忠、刘兵、袁彪、常无忌、金声恒、白玉、王国用等各支劲旅可同时出动,先取淮东、泰州、徐州、宿州、泗州,最后夺取他的老巢高邮、姑苏。”

    顽兵说:“安微的濠州在我忙于同多尔滚作战时被朱以海占领了,既然你们都认可,我就先命游效忠进取泰州了。”

    聚宝门已经初具规模,城楼和瓮城雄奇壮美,城楼彩绘一新,只有门上那块匾尚未题字是空的。

    钱三万亲自督工,让民夫们快把碎石烂瓦扫净,吴王殿下马上来巡视了。

    一个跟班的骑马跑来,气喘吁吁跳下马,钱三万问:“殿下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正在太平门城楼上喝茶,一会儿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快,快,”钱三万喊着,“快干,晚上给酒喝,每人加半贯钱。”他卷起宽袖,自己也捡起碎瓦片来。

    在太平门上,顽兵忽然又说起陈旧的话题,他说自己在大家的拥戴下,已称孤称王了,而刘守仁、叶剑等人有大功于社稷,但如何给他们官职,却实在费踌躇,高了不是,低了不是,实了不是,虚了也不是……

    叶剑首先表态:“我有衔呀!殿下家中的西席呀,我给你的世子们讲四书五经,这是正经事,别的我也干不来。”

    顽兵说:“照理这也应有封号的,少傅、少保啊,太傅也不为过,我顽兵不也听先生你为我讲《春秋左氏传》吗?”

    叶剑说殿下的第六子也已出生了,我是不怕失业的。将来总得有人修史吧?他想日后去修史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夺我饭碗啊!”刘守仁说:我早想好了,日后我当太史令,和司马迁一样。

    顽兵却不喜欢刘守仁自比太史公。《史记》虽写得好,太史公本人却太凄惨,何况,人们不是说:如果左丘明不瞎了眼,就写不出《左氏春秋》;司马迁不被人阉割了投入狱中,也写不出《史记》来。他希望在他治下的史官们可以快快乐乐地修史。

    刘守仁说:“秉笔直书的史官是要被杀头的,好在修史都是隔代修史,我修《明史》,碍不着吴王。”

    叶剑说:“也不尽然,借古讽今而被杀头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